柚木

人类史的一次真实穿越,一场谜样的死亡事件。

许多人可能都意淫过带着现代科技穿越到古代,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或者是,当我们突然遭遇某种高等文明时会发生些什么?

在人类史上,真的发生过类似这样的“穿越”:**一群来自高度发达文明的冒险者,遭遇了某种极端原始的文明,并上演了一出离奇而又充满转折的吊诡死亡事件。**嗯,我说的不是皮萨罗欺负蒙特祖玛,也不是科尔特斯征服阿兹特克,这场遭遇,发生在太平洋的中心。

可惜,这场真实穿越没有按照正经穿越小说的剧本来书写。我们先从穿越前往的那个古老文明说起吧……

01

在南太平洋的中心,从东经180°,南纬30°到北纬30°之间的一片三角状海域中,星星点点散落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岛屿,比如新西兰、夏威夷群岛、汤加群岛、复活节岛等等。在这些七零八落的岛上,也散布着一种非常古老的海洋文明,他们被称为波利尼西亚人(Polynesia)

波利尼西亚一词来源于希腊语,就是许许多多岛屿的意思。从地图中可以看出,这一代的岛屿的确又多又破碎。只要看过电影《海洋奇缘》,就会对他们的海洋式生活有着深刻的印象。

波利尼西亚人的外貌特点是棕色的皮肤,个个浓眉大眼,体型非常高大强壮,另外大部分人的身上都有着纹身。如今的波利尼西亚人后代,很多都是职业搏击或是拳击运动的顶尖高手,比如著名的前摔跤手,现好莱坞明星巨石强森(虽然他是带有混血)。

比如曾经被称为小泰森的大卫·图阿(David Tua,下图),只有175的他却能在重量级拳坛杀出一片天地,碰上刘易斯都不怂。此外,还有日本首个外籍横纲,原名查德·罗恩(Chad Rowan)的曙太郎,出身于夏威夷群岛的他,也是波利尼西亚人的后裔。

如果仔细分辨的话,你可以从波利尼西亚人的外形中辨识出亚洲人的特征。

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按照目前人类学主流的解释,**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,其实最早来自于中国的台湾。**语言学家对南岛语系研究后,发现波利尼西亚语言可以追溯到东南亚甚至是闽南语。特别是在分子人类学开始发展后,通过进行DNA测序,人类学家们追踪到了波利尼西亚人身体中的秘密,以及他们在茫茫大洋中的迁徙史。

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前,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从台湾出发,一路途径了菲律宾、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部,**在大约公元前1400年时来到了美拉尼西亚岛屿。**他们和这里的原始居民,也就是1万年前从非洲前往这里的矮黑人的后代发生了混居和融合之后,又继续向更东边的大洋进发。

大约公元前900年左右,他们终于来到了如今波利尼西亚大三角地区的西边,也就是斐济、汤加以及萨摩亚群岛等地。

进入波利尼西亚大三角地区之后,**这里的岛屿分布相比于之前那些地区,要分散得多了。**毕竟已经在浩瀚的太平洋中心,不再有东南亚地区或是美拉尼西亚群岛那样相对连贯的岛链。

但这并没有阻挡住波利尼西亚人向往大海的激情,他们继续发展航海技术,终于在公元700年左右到达了社会群岛一带,在这里他们又分出东南北三个分支,分别在公元800年到1200年间,来到了复活节岛、夏威夷群岛,以及新西兰。

整整4000年的漫长岁月里,波利尼西亚人如同征服星辰大海一般,将自己的足迹遍布了太平洋中的几乎每个岛屿。根据某些作物比如甜薯和香蕉的存在,甚至很有可能他们曾经抵达过南美大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波利尼西亚人从来都没有发展出龙骨船的技术,他们所拥有的造船,只有人类史最原始的船只——独木舟

作为一个划独木舟的入门级选手,眠眠深知这玩意稍微遇到点大风浪,就有翻船的可能,更不用说太平洋中心那可怕的惊涛骇浪了……那么波利尼西亚人究竟是怎样靠着这样原始的船只,在波涛汹涌的太平洋中横行无忌的?

答案是,人家把独木舟科技的加点发展到了极致,他们在独木舟的船身外,用几根浮木作为固定,打造出了一种舷外支架系统。这样做的最大好处是,在无法增加船舶尺寸的情况下,最大可能的提高船舶稳定性和抗风浪能力。

不仅如此,他们还通过将两条独木舟并联,开发出了双体独木舟,而这正是现代造船业双体船、三体船的灵感来源。

然而,波利尼西亚人只是将航海科技加点到了顶级(毕竟是《文明5》里最早就能进入海洋的民族),在其他方面,他们就落后得一塌糊涂了……

02

作为一种原始的海洋文明,波利尼西亚人很少能享受到大陆上那些丰富的资源,他们的物质是相当匮乏的。其中一个很显著的体现就是,由于缺乏金属矿,他们从来没有开发出青铜器或是铁器,一直都只能使用石器。

波利尼西亚人的石器,是一种叫做**“石锛”**的东西,这是一种长方形,单面刃的石制工具。如果你穿越到了手无寸铁的环境,或许也可以尝试用以下方法制作这玩意:

先用石锤在岩石上反复敲打,以此将长石片从岩石上分离下来,再用某种酸性的植物液体浸泡长石片使其软化,接下来将软化的石片琢制成石锛的雏形,最后再将其打磨成型。做好的石锛,还要再用藤条绑在木头上,以完成最终形态。

石锛的正确使用方法,是连砸带砍,正是利用这种原始的工具,岛民们把树木砍倒,又继而制作成独木舟和双体独木舟。当然了,你要用这玩意当武器使也蛮顺手的……

石锛制作的另外一种东西,也是波利尼西亚人最著名的杰作,这便是一种被称为摩艾(Moai)的巨型石像。摩艾巨像以复活节岛上的那些最为有名,因此过去一直被称为复活节岛石像。摩艾巨像的平均高度为4米,平均宽度为1.6米,重量通常在13吨左右。但复活节岛上的摩艾石像特别高大,有很多超过10米高,重量更是达到30-90吨。

自从被发现以来,考古学家一直在研究这种神秘石像的制作方式和用途。想必你们和眠眠一样,在儿童时代也阅读过各种类似《人类未解之谜》的篇章,将摩艾巨像和外星人或者史前文明关联起来。

事实上,**摩艾巨像是一种古代波利尼西亚宗教的具象化体现,它们被视为一种灵魂或者精神的储存物,并且象征着神权和政治权力。**每一个岛上的酋长都会在生前为自己建立一座摩艾石像,这是他们神圣血统的体现:每个波利尼西亚酋长都被视为是神灵的后代。而且,摩艾石像的体积越大,就象征着酋长的法力越大,地位越高。

虽然尺寸巨大,但是摩艾巨像的雕琢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可完成。**因为它们大多是火成岩和凝灰岩,质地比较软,重量也比大理石花岗岩这些轻得多。**而且,波利尼西亚人对于酋长的尊敬是超乎想象的,他们可以牺牲一辈子去做一件事情,只为了表达这种敬爱之情。

根据夏威夷岛当地人的描述,一位部落中低等级成员为了表达自己对酋长至高的尊敬,甚至可以做出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:宁愿让自己成为酋长的食物,被他生吃掉……

为啥酋长会有如此大的魅力,能教族人心甘情愿为他们肝脑涂地呢?

人类学家在研究这种不可思议的群体关系后,做出了以下的猜测:波利尼西亚人的部落,或许和古代日耳曼人相似,他们的酋长是战斗中的绝对领袖,为了实现部落的胜利,所有成员都自发地绝对服从酋长。

同样的,波利尼西亚人建立的王国也不像东亚或是欧洲国家那样结构复杂,他们的成分很简单,类似于非洲的祖鲁人或是南美的印加人,国王就是一切,所有人都必须为国王服务,无条件听从他的统治。

这一点在波利尼西亚人另一样著名的传统:**哈卡战舞(Haka)**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。位于中间的酋长就好似领舞者,带领着所有部落成员发起武力威胁。另外,他们跳舞时会把舌头伸得很长,就是为了羞辱敌人,象征他们挂掉被枭首之后,脑袋挂在长竿上的惨状。

关于波利尼西亚人最后一项特色,就是他们的纹身了。一名部落成员纹身的数量,取决于他在族群中的地位,只有立下赫赫功劳的人才可以遍体纹身。而未成年人通常是没有纹身的,说明他们还没到婚配年龄。

此外,波利尼西亚人特别反感女性艳红的香唇,**他们非得把她们的嘴巴给染黑,再弄上黑色纹身为止。**嗯,整这么折腾一出,其实原因眠眠也大概能猜到……

好了,现在我们已经把穿越的大环境了解了一遍,该到穿越者出场的时刻了……

03

说起这位穿越者,在大航海时代的后期他可称为名满天下。他的全名叫做**詹姆斯·库克(James Cook),大部分人都习惯称他为库克船长。**贯穿这位天才航海家的一生,充满了无数的精彩和刺激,在讲述他那次最著名的穿越之前,我们先来聊聊他的生平。

1728年出生于英国约克郡的库克,是个天生就为星辰大海而生的男人。16岁时,正值青春年少的库克来到一个叫做斯特尔兹(Staithes)的渔村,并在那里找了一份杂货店店员的工作。

一年半之后,他果断地做出了人生中第一个重要决定:辞去这份稳定却毫无波澜的工作,跟着当地的几个船长,去到大海上,成为一名见习水手。

三年的见习水手生涯里,库克学习到了代数、几何、三角函数、航海和天文学等知识,**并在七年战争爆发后,加入了英国皇家海军。**1757年时,青年才俊的库克在北美地区服役,并参与了著名的魁北克围城战,以及亚伯拉罕平原战役(两个月前眠眠刚刚参观了这里的古战场)。

和之前文章的主角沃伦一样,库克也是个搞测绘的顶级高手,正是凭借着他所绘制的圣罗伦斯河河口地区的军事地图,英军主将詹姆斯·沃尔夫才轻松登陆了亚伯拉罕平原,实现了一场突袭战的胜利。

此后,库克还绘制了非常详尽而完整的纽芬兰海岸地图,眠眠在参观纽芬兰首府圣约翰斯的博物馆时,就见到了这张地图的原始版本。

这张地图精确到什么程度呢?它甚至成为此后200年来,船只出入该地的首要参考,直到几十年前才被更精确的卫星地图所取代。

在绘制完成这张地图后,库克丢下了这样的一句话:我的野心不止于比前人走得更远,而是要尽人所能走到最远。

和之前文章的主角,探索北极航道的德朗船长一样,库克船长也对于航海探索有着无可比拟的欲望,他同样是一位天生的冒险家。只是,他早期探索的方向不在极北,而在南方。

库克:我一个在加拿大纽芬兰混的船长,怎么就跑去南太平洋了呢?

原来,1768年时,英国皇家学会的天文学家们给出了一个预告:太平洋中将会出现一个罕见的天文奇景:金星凌日

所谓金星凌日,是指位于太阳和地球之间的金星掠过太阳,并遮蔽一小部分太阳对地辐射,形成类似太阳暗斑的天文现象。在那个时代,想要观测这种天文现象,需要最顶级的天文、地理、海洋等科技支持,能够完成观测被视为是大国实力的绝佳象征(就跟今天的观测引力波一样)

全世界大部分发达国家都争相对这个罕见的现象进行观测考察,作为海洋大国头号牌子,英国自然也不会落后,他们决定派出考察船前往,而最适合带队的人选,就是刚刚晋升海军上尉的库克。

然而,观测金星凌日很可能只是一个幌子,因为库克在出发前,还接收到了海军部发出的一封密函,里面给出了另外一个绝对机密的任务……

04

1769年4月13日,库克指挥着奋进号(HMS Endeavour,后来美国一艘著名的航天飞机也以此命名)抵达了太平洋的中心,一座名为塔希提(Tahiti,也就是大溪地)的岛屿。

是的,他终于进入到了波利尼西亚人的领地。

在不太完美地结束了金星凌日的观测之后,库克开始执行那个海军部发出的绝密任务:在茫茫南太平洋中寻找某个**“广阔而未知的南方大陆”**。

是的,在那个疯狂海外殖民的年代,**谁能发现更多的新地盘,都将意味着大批资源的攫取,以及国力的迅速提升。**自从美洲大陆被发现后,无数航海家都疯狂地寻找可能的新大陆,某个神秘的南方大陆便是库克此行的目标。

库克的第一次探索收获很大,他先是从社会群岛向西进发,并发现了新西兰。

每到达一个新的地域,库克首先进行的都是同一件事:驾着船队进行绕岛环形,以获取大致的地理信息,以及岛屿的面积数据。在环绕新西兰之后,库克明白这里并不是他要找的未知大陆,他还证实了分隔新西兰南北两岛的,只是一片狭窄的海峡,而不是此前人们所以为的海湾。如今,这个海峡被命名为库克海峡(Cook Strait)

紧接着,他离开新西兰继续向西行驶,并到达了澳大利亚的东南海岸。库克觉得这里和英国威尔士南部风貌相仿,便将此地命名为**“新南威尔士(New South Wales)”**。

第一次探索中还有一件事值得说一下。在航行过程中,**库克发现许多船员都出现了某种症状:**四肢无力、精神沮丧、牙龈浮肿甚至糜烂出血,最后全身出现紫色的斑块,器官衰竭而死。

类似的症状其实在大航海时代时有记录,但是直到当时,也并没有人搞清楚其中的症结所在。库克在进行调查之后,**发现了一个现象:大部分患有这种病症的,都是下级船员。**于是他从下级船员的食物入手,了解到他们的食谱中严重缺乏新鲜的蔬菜水果。

如今我们都知道,这种缺乏维生素C导致的病症叫做坏血病(scurvy)

当时库克还不知道如何治愈,但是他果断地下令,船只每到一个港口,就必须补充柠檬、橙子等富含维C的水果。此外,他还在后来的每次航行中都大批量地备上了一种食物:德国酸菜(sauerkraut)

然而,很多船员吃不惯这酸不拉几的玩意,库克只好亲自给自己每天的菜单里都加上了德国酸菜。那些船员见到船长嗜酸菜如命,想必是好东西,于是纷纷效仿,这样一来坏血病也再也没有发生在库克的三次探索中。

库克的第二次探索,依然是为了找寻传说中的南方大陆,他三次南下进入南极圈,最深入一次到达了南纬71°10′的地点,也在那里的海面见识到了巨大的冰山和浮冰。限于船只条件,他并没有像后来的德朗船长那样孤军闯入极地,而是在**确认南太平洋并不存在所谓的“南方大陆”**之后,就返程结束了这次探索。

在两次探索中,库克在新西兰、汤加、塔希提岛、复活节岛等地都遭遇了当地的波利尼西亚土著,他们彼此之间关系处得相当不错,但这也为他最后一次探索中的那次遭遇埋下了伏笔。

05

库克船长的第三次探索,原本是为了寻找另一个航海家们的圣杯——西北航道,但是当他们的船只越过白令海峡之后,就遇到了后来德朗船长也遇到了的……千里冰封的北冰洋

库克机智地又一次选择返航,这时冬天已经快要来临了,因此,他决定前往几个月前刚刚发现的,温暖的夏威夷群岛(Hawaii Islands),并在那里进行补给后再做打算。

(上图为库克的三次探险,红色一,绿色二,蓝色三。)

嗯,铺垫了那么多前戏,我们这次生死穿越终于开始了。

1778年12月时,库克船长带着两艘船:决心号(HMS Resolution)和发现号(HMS Discovery,一艘美国航天飞机也以此命名)来到了夏威夷群岛附近,在岛屿间游弋了一个多月后,他们发现了群岛中最大的夏威夷大岛。

这是西方人首先发现这座岛屿,库克按照老样子,沿着夏威夷岛顺时针进行了环岛巡游观察。

1779年的1月17日这一天,库克决定从凯阿拉凯夸湾(Kealakekua Bay)进行登陆,在登陆时他就已经注意到,这座岛上的土著已经趁着双体独木舟,大批大批地聚集在两艘船附近,并且动作举止十分诡异。

或许在库克船长看来,岛上居住的夏威夷土著,和他之前接触过的,其他岛屿上的波利尼西亚人似乎并无二致,但是他却忽略了一点,海洋的分隔,导致这些岛屿上每一种文明,都有着独特的传统和习俗。

对于原始文明的夏威夷人而言,库克船长一行的出现毫无疑问是前所未见的大新闻,这些神奇的降临者拥有着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大船,穿着花花绿绿的服装,还携带着闪闪发光的金属工具。夏威夷土著们就像穿越小说里那些古代人一样,对于这帮“穿越者们”感到无比好奇。

事实上,这些夏威夷人当时恰好在庆祝岛上的**“玛卡希基节(Makahiki)”。这是一个类似于中国春节一样的节日,也是在一年的春季纪念开春播种。在夏威夷的神话传说中,每年这个时节,一位象征土地丰收的神明——“年神罗诺(Lono)”**就会降临到岛上。

神话中罗诺的出现,是站在极高的木柱幡子顶部,这和决心号的桅杆非常相似。而且根据传说,罗诺在登岛现身之前,也会顺时针环绕着大岛一圈,这也和库克船长的行为不谋而合。

于是,当地土著的国王**卡拉尼奥普(Kalaniopiu‘u)**宣布,他们多年来的祭祀感动了神明,库克船长就是真神罗诺降临。

在此之后,**库克一行被虔诚的岛民们真的当成了神一样崇拜:**部落祭司们请他们进入岛上的大神庙希基奥(Hikiau),并用香油涂满他们的全身,再戴上象征神圣的花环。岛上的土著妹子们更是悄摸摸地爬上大船,主动向船员们投怀送抱,巴望着能怀上神仙的种儿……

被好吃好喝款待了近一个月之后,库克还是决定离开夏威夷岛的温柔乡,继续返回北方寻找西北航道。

然而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出海后刚过几天,发生的某件事情,决定了库克的命运,并间接导致了他的诡异死亡。

06

詹姆斯·库克全然没有料到,夏威夷群岛附近的海风可以如此猛烈,他更没有料到,英国海军船厂的维修如此偷工减料,不负责任——决心号在出发后不久,就遭遇到了前桅折断的毁灭性打击……

决心号在这样糟糕的状态下,想要继续航行是绝不可能的。因此,唯一的办法就是返回夏威夷大岛,进行修理调整后,再重新出发。

嗯,在库克船长看来,这个计划再正常不过了,完全谈不上有什么风险。

但是他并不知道,当船队于2月11日登陆凯阿拉凯夸湾,重返夏威夷岛时,却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:岛上土著对库克船长的回归感到极为震惊,他们非但不欢迎库克一行,甚至表现出强烈的敌意……

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,此时根据夏威夷神话,**当地的玛卡希基节已经结束,罗诺神已经远走,只有第二年时才会再次降临。**但是库克这位尊神,竟然不守规矩地刚走就回来了,这TM是什么鬼?

土著们觉得自己被耍弄了,卡拉尼奥普国王也极为不满,在他的指使下,岛民不仅拒绝库克的船员砍伐树木修理桅杆,更是到他的船上各种偷东西……

2月13日晚上,又有几个土著摸黑爬上了船,趁船员不备,**将一艘救生艇偷走了。**第二天库克发觉之后大为光火,也许是出自高等文明的自负,他决定绑架卡拉尼奥普国王,并以他为人质交换回小艇。

没想到的是,这一举动酿成了大祸。

被库克诱拐上船的过程中,卡拉尼奥普国王在几个妃子的提醒下,猛然意识到自己即将被绑架。**于是他也彻底怒了,立刻向库克宣战。**两边一言不合就开打……

代表现代高等文明的库克这一方虽然拥有火器和铁斧,但无奈人数实在太少,加上夏威夷人战意极其旺盛,又有着体型极其壮硕的优势,库克等人只能且战且退。

就在撤退中,库克一不小心,被一个名叫**卡努哈(Kanuha)**的高大战士蹲草偷袭,后脑勺挨了重重一石锤,立刻倒地昏迷不醒。疯狂的土著战士们一拥而上,轮番用石头砸在他的头上,可怜这位伟大的船长,名留航海史的冒险家,就这样惨死在了夏威夷岛上……

更可怕的还在后面,库克的尸体被岛民们拖走之后,交给了卡拉尼奥普国王。国王宣布以最高规格完成一场对于神的葬礼。嗯,所谓最高规格,就是把库克的尸体肢解之后,内脏全部掏空,再放到火上烘烤,将剩下的尸骸保存下来作为宗教圣物……

是的,这就是这段神奇穿越令人意想不到的悲惨结局。

如果只是讲故事的话,眠眠已经说完了。但是,我还想在最后的一点篇幅,再探讨一下库克船长死亡的一点内幕和真相。

07

在很多资料里,都是这样理解土著们的疯狂举动的:夏威夷人看到库克的船不守约定地回来了,并发现他们竟然会流血受伤,因此意识到他们并不是真的神明。在这样的“恍然大悟”,又带着被“愚弄”了的状态下,他们“恼羞成怒”最终杀死了库克。

**但是,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?**我只能说,虽然夏威夷人的确很原始,但有些文章未免将他们想象得太低智了。

眠眠找到的夏威夷神话中,有这样的相关记载:

夏威夷的丰收之神罗诺,每年春天会用自己的丁丁(是的,神话里就是这样写的……)带来甜薯种子,并将它们植入大地,也就是他的妻子帕帕。这样的场景,就具象化为长长的木柱插入泥土中。

但到了收获季节,罗诺神的兄弟,代表人类武士祖先的另一个神明**“库神(Ku)”,会前来掠夺成熟的甜薯,并将罗诺神杀死,继而煮熟吃掉。**除此之外,夏威夷神话中另外还有俩神,他们是创世四兄弟。事实上,在波利尼西亚人的神话中都有类似的故事。

在这个神话中,罗诺神其实本质就是甜薯的一种化身,事实上原始社会中任何动植物都有可能作为神明的形象出现,将甜薯煮熟就是毁灭它的神性,表现为这样它就丧失了自然界中的繁殖能力。

这样的神话并不仅仅只是个神话,对于波利尼西亚而言,它有着现实的意义。

在享受神明带来生命力的同时,每个波利尼西亚人其实都有着一种“弑神”的情结,因为对于他们而言,神明其实就是自然本身,所谓杀死神,其实就意味着战胜大自然

这种弑神行为,其实也是夏威夷的传统仪式之一,被称为卡利伊仪式。仪式的举行时间,恰恰就在玛卡希基节之后,是的,也就是库克船长回到岛上的时间。

卡利伊仪式的实质,就是一种罗诺神和库神之间的对抗。**而这场对抗中,国王会带领岛民站库神,也就是人类武士之神这边。因此,当库克成为了罗诺神的化身之后,他最后和国王的对抗也是不可避免的。**更何况他居然在卡利伊仪式时,不可思议地重归岛上,这不明摆着就是找干架的吗?

所以,夏威夷人依然当你库克是神,只不过,俺们要弑神!

如果我们继续深挖的话,会发现在冲突还没有白热化之前,普通土著虽然拒绝再向库克等人提供任何帮助,但是,只有一类人依然毕恭毕敬地奉上精美的食物。

这一类人,就是岛上的祭司们。

事实上,夏威夷岛的祭司阶层才是库克应该团结的对象,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原始社会中,也有着阶级对立的微妙关系。他认为岛上只有一个国王,所有的臣民都理所应当地听从他,只有巴结国王才是正道,甚至把船上的铁手斧都作为馈赠送给了他。

可惜,卡拉尼奥普国王并不买账。**祭司们对库克的跪舔令他怒火中烧,他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种背叛,一种权力被削弱甚至失去的可能性。**于是他从不合作,再到后来绑架事件后的暴怒,双方的战争终于不可挽回地爆发了。

土著平民们自带的弑神属性,土著国王维护自己至高权力的决心,这些,可能才是库克之死的真正原因。

库克毋庸置疑是一位极其成功的航海家,但是,显然他也带着来自发达文明的那种傲慢。但凡他能稍稍重视一下夏威夷土著们的传统和社会背景,可能也不至于会落得身死他乡。

也许,这个血的教训也值得我们在穿越时,好好学习和借鉴一下呢……

=THE END=

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:眠眠冰室(mian013),专注于冷知识和黑历史的科普向解读。